山村虐事

十月國慶假期某天中午,H市的郊外一處偏僻的養豬場,養豬場的主人今年53歲下身一件黑色褲衩,皮膚黝黑的上身穿著一件洗得發白有點破損的白色背心的老張頭和老伴肥胖中年婦女賴大娘在一處遠離養豬場,剛好可以看見養豬場大門的一顆樹底下的石桌上乘涼吃飯。

菜式很簡單,三菜一湯,一盤糖醋排骨、一盤青椒炒肉、一盤青菜以及一大碗西紅柿蛋和一鍋米飯,這就是一頓午餐了,除了米以外其餘食材都是自家產出的,老張頭夫婦倆不僅養著十幾頭豬而且還在養豬場裏的空地種著一大堆菜,剛好豬排泄的糞便可以當農作物的肥料,要不然日積月累的豬糞便豈不是臭死?

這樣一處世外桃源與世無爭老張頭夫婦倆倒也自在開心,老張頭把最後一個啃得滿是牙齒印跡的骨頭丟在石桌底下的一個裝剩骨頭的小盆子裏面,喝下一碗西紅柿蛋湯後,用手掌抹了抹嘴巴在褲衩上擦了擦手道:「吃飽喝足嘍!」說著拿起了桌子上一根莫約小手臂長的煙槍以及煙絲開始吞雲吐霧感嘆道:「這日子過得真快活。」

中年婦女也吃完放下碗筷,然後拿起一部老人機撥打了個號碼:「先過來收拾下桌子,順便帶個西瓜。」說完把手機塞回褲兜裏,和老張頭一樣靠在椅子上休息。

不一會而養豬場的大門打開了一道縫隙,一個穿著套藍色褲子和T恤,腳上踩著著沾著泥土的黑色雨鞋,兩條及腰的辮子垂在臀部的年輕女人衣服臟兮兮滿頭大汗地抱著一個西瓜跑過來,這樣的打扮看著就是經常下地幹活的農村姑娘。

女人名叫溫珂身高有一米七多,由于穿著寬鬆的衣服所以看不出身材,女人很年輕,有著立體的五官和明亮的眼睛,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可能因為經常勞動曬太陽所以臉和皮膚是小麥色的,胳膊也比較有肌肉條紋,不過這樣使得女人看起來健康有活力。

溫珂氣喘籲籲跑過來把西瓜放在桌子上開口道:「主子,西瓜拿來了。」

「喲,這麽快。」賴大娘看著桌子上的剩飯剩菜淡淡道:「收拾下吃飯吧。」

「謝謝主子!」溫珂感謝著然後麻利地收拾碗筷,把剩飯剩菜倒進桌子底下的盆子裏面用手攪拌著,然後膝蓋跪在地上對賴大娘還有老張頭磕了個頭道:「謝主人賜食。」說完猶如一條狗一樣跪趴著用嘴巴吃起了盆子裏的食物,這是賴大娘的規定,而且溫柯還自覺補充狗不能用爪子,所以溫柯每次吃飯都衹用嘴巴和舌頭吃。

因為溫柯跪趴在地上,所以屁股曲線就自然而然地顯露出來,薄薄的藍色褲子由于身體趴著的原因緊緊貼在溫柯挺翹的屁股上,而且溫柯還故意把細腰往下壓,把屁股挺得更大更翹對著老張頭的方向輕微搖晃,看著不知道已經被自己幹過多少次的屁股在誘惑自己,老張頭再也忍不住了,站起來走過去。

老張頭粗糙的大手直接雙手卡在溫柯的腰部然後擼起溫柯的T恤到胳肢窩處,溫柯停止了進食,順從老張頭把自己的T恤脫掉,露出了那猶如母豹一般結實有力沒有一絲贅肉的小麥色背部和腰部,不過這樣完美的背部和腰部卻有著刺眼的缺點,溫柯的背部還有腰部到處都是傷痕,有的已經結痂,有的留下了凸起猶如蜈蚣一樣的疤痕,還有的是白色的印記,那是因為鞭打而結痂脫落的傷痕,背部腰部的這些疤痕不難想象溫柯平時遭受什麽樣的虐待。

老張頭把T恤扔到一邊,用粗糙的手指劃過溫柯背部一道食指長寬有一層薄薄結痂的傷口,溫柯背部跟隨這老張頭的撫摸顫抖著,聰明的她明白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麽,「嘶~」溫柯感覺背上一陣刺激感,然後傳來疼痛,果不出溫柯所料,愛作弄人的老張頭把自己背上結痂的傷口又撕開了,雖然疼痛但是溫柯卻感覺自己的胯部冒出了水,把褲子打濕了,有種黏糊糊的感覺,自己真下賤,溫柯想著,自己一個碩士,放棄了優越的生活,令人羨慕的高薪工作,來到這個荒郊野外給一對老農夫婦當奴隸,把自己雪白健美的身軀交給他們任意淩辱折磨成這樣子。

想到這裏溫柯發出呻吟的聲音,把兩瓣屁股往後頂著老張頭的小腿上下磨蹭:「啊~請主子懲罰奴婢吧。」

「真是個騷貨!」老張頭在溫柯纖細的腰部狠狠捏了一把,引得溫柯呻吟一聲;老張頭雙手往下摸手掌插在溫柯褲腰裏上然後直接往下一扒,頓時一個挺翹的白色屁股直接出現在眼前,因為溫柯還穿著雨靴所以老張頭衹把她褲子退到膝蓋處,溫柯的身軀就這樣赤裸裸出現在老張頭夫婦面前。

溫柯屁股的膚色與背部相比非常白皙,那是不經常曬太陽的緣故,不過和背部一樣,溫柯的屁股以及大腿也是傷痕遍地和背部相比有過猶不及,傷疤暫且不說,溫柯的兩瓣屁股上分別似乎是被烙鐵印上了「張家、賤奴」四個字,這四個字的凹痕非常深,看起來一輩子都洗不掉了。

「這麽濕了!」老張頭粗糙黝黑的食指從溫柯已經變黑沒有一根陰毛的濕漉漉陰唇外劃過帶出了一絲粘稠的液體老張頭調笑著:「真是個婊子,水這麽多!」說著揪住從陰唇裏面延伸出來的一根繩子,老張頭將繩子在手指上纏繞幾圈然後使勁一拉,發出「波」的一聲,一個拳頭大小不停震動的跳蛋被拉了出來。

跳蛋被老張頭關掉然後隨手丟在地上,緊接著老張頭把食指伸進去彎成勾形轉了一圈檢查溫柯屄裏面有沒有異物,老張頭可不想等下插進去的時候被裏面的什麽的東西傷到自己寶貴的肉棒,多虧這一檢查老張頭還發現了一顆拇指大小的石子,溫柯的陰道經過長時間無限制的操幹已經變得鬆弛,所以老張頭很輕鬆就把手伸進去用手指把石子摳出來丟在地上,這塊石子是溫柯嫌跳蛋太光滑沒有磨擦感自己塞進去的,老張頭也知道溫柯經常偷偷給自己下體塞東西所以每次操她都會檢查下。

老張頭對著溫柯的屁股抽了一巴掌:「狗東西,不會自己清理一下妳的臟屄嗎?以後操妳的時候再讓我發現妳屄裏面有東西小心我割掉妳的妳著兩塊肉片下酒!」說完捏住溫柯的兩片陰唇揪了揪,疼得溫柯不停扭動屁股:「知道了,主子不要捏了,疼……」

內心裏溫柯卻想著要不要故意犯錯讓老張頭割了自己淫亂的陰唇……

老張頭脫掉褲衩半跪在溫柯屁股後邊,掏出了讓溫柯夢寐以求的東西,自己這麽作賤自己不就是為了這個嗎,一根莫約孩童手臂般粗細的肉棒,老張頭把龜頭對著溫柯的屄塞進去,恩……沒有以前的緊致壓迫感了,這狗屄鬆了老張頭想著,皺了皺眉頭罵道:「狗東西還不把妳的腿夾緊!」聞言溫柯把自己的雙腿並攏,跨間用力合並;這樣差不多老張頭感到了緊致感了,然後一手拉住溫柯兩條鞭子,胯部不停聳動肉棒進進出出操幹起來,引得溫柯發出陣陣浪叫。

一旁正直40如虎年紀的賴大娘看著老伴和婢子幹的熱火朝天情慾也高漲起來,拉著竹椅到溫柯面前脫下褲子張開腿坐下,賴大娘的跨間長著茂盛彎曲的陰毛,賴大娘搶過老伴手裏的辮子把溫柯的頭拉按進自己的跨間:「快點舔老娘的屄!不盡興就把妳的舌頭割掉!讓妳講不了人話!」

賴大娘把溫柯的嘴按在自己屄上,雙腿緊緊夾住溫柯的腦袋,溫柯伸出紅嫩的舌頭鑽進賴大娘的陰道裏面舔弄,賴大娘的陰部味道很重,刺鼻的腥味鑽進溫柯的鼻腔裏面,賴大娘的陰毛都撩撥著溫柯的鼻子。

「舔!快舔!妳這衹懶母狗!」

賴大娘叫道,雙手按在溫柯的腦袋上上下擼動,溫柯的舌頭經過多次調教已經非常靈活而且細長,不一會兒把賴大娘舔的高潮連連,終于一股腥臭的淫水從賴大娘陰道裏面噴出連帶著大量尿液全部都灌進了溫柯早就張開的嘴巴裏面,溫柯不斷吞咽著把賴大娘的淫水尿液混合物全部喝下,而且還把嘴巴附在賴大娘的陰部上吮吸,把賴大娘的跨間舔的幹幹凈凈。

「幹得不錯!」發泄過後的賴大娘心情愉快看著嘴巴邊還沾著幾根毛發的溫柯說道:「說說吧?要什麽獎勵?」

「求……求主子……賞……賞溫奴大耳光子。」溫柯雙手撐在地上面色潮紅道,下體被不斷操幹讓溫柯眼神迷離話也說不清。

「好,不愧是我們的溫奴,連獎勵也要得與眾不同。」賴大娘右手捏著溫柯緊致的臉蛋嘲笑道:「妳爹娘白養妳這個研究生了,要是妳爹娘還活著,看著自己疼愛的女兒竟然為了可以當母狗被人挨打,把家產都送人不知道會怎麽想?」

溫柯的父母死于一場空難,這座養豬場是溫柯花父母遺產蓋的,而且溫柯一個人要負責養豬場的一切工作,還有負責供老張頭還有賴大娘發泄性慾,唯一的吃食就是老張頭夫婦的剩飯剩菜,日子過得比奴隸還不如,不過溫柯卻對這樣「充實」的生活感到滿意。

「賤……賤狗……是流浪狗……沒有爹娘……衹有主人。」

溫柯舌頭舔著賴大娘的手指含糊道。

「哈哈!」賴大娘抬起了溫柯的下巴看著這張本該白皙精致細膩現在卻因為經常曬太陽勞作而變得有些偏黃粗糙的臉蛋笑道:「妳真賤!來,抬起妳的狗臉,主子賞妳20個耳光。」

「謝謝主子,汪汪汪……」溫柯學狗一樣吠著,聲音學得惟妙惟肖,真猶如一條狗一樣。

「老張,妳拉住這條賤狗的繩子。」賴大娘把溫柯兩條辮子甩過去對老張頭說道:「把這張狗臉給我拉起來。」

「好……」老張頭把溫柯及臀的兩條長辮在右手繞了一圈向後拉進,就這樣溫柯的頭不得高高仰起看著賴大娘。

「啪啪……啪……啪」

賴大娘雙手左右開弓接二連三手掌甩了溫柯一連串的耳光,直把溫柯打得眼冒金星臉頰紅彤彤的,正在以狗爬式操屄的老張頭感覺裹住肉棒的肉腔正一緊一鬆地動著,而且肉腔裏面的液體更多了,白色的泡沫不斷被老張頭的肉棒帶出來滴在地上。

「叮鈴鈴……」老張頭的電話響起來了:「喂?」

「哦,在,好,好,好,」老張頭拿著手機應著。

「老張,誰的電話?」賴大娘問著丈夫。

「沒什麽,是一個廣告。」老張頭道。

「是嗎?」賴大娘疑惑道想說什麽但是看溫柯在場沒有說。

老張頭把溫柯反了個身,讓溫柯躺在地上,老張頭把礙事的雨鞋和褲子脫掉丟到一旁,跪趴著雙手按住溫柯傷痕累累的乳房當扶手,屁股加快速度聳動著,肉棒快速地在溫柯陰道裏進進出出,引得溫柯發出陣陣浪叫:「啊~快!幹死我,操爛我的爛逼……啊~」

老張頭和溫柯同時高潮,老張頭把精水悉數灑進溫柯的宮頸裏,至于會不會懷孕老張頭可不在意,老張頭射進溫柯逼裏的精水沒有千次也有百次了,有幾次避孕藥失效溫柯懷孕,都是老張頭把她操流產的。

「賤狗給老子舔幹凈!」老張頭揪住溫柯的辮子把癱倒在地的溫柯拉過來,把沾染著淫水疲軟的肉棒塞進溫柯嘴巴裏面,溫柯順從張開嘴巴含住龜頭吮吸著,把龜頭沾上的液體舔幹凈,接著舔舐這棒身,直把老張頭的雞巴舔的油光發亮,老張頭拿起一旁溫柯的衣服,用比較幹凈的一塊擦幹凈自己的肉棒,然後丟在溫柯頭上:「賤狗還不趕快穿上妳的狗皮去幹活!」

「是……」溫柯雖然很累但還是撿起了地上自己唯一的一套衣服穿上,然後趴回地上準備吃自己沒吃完的「狗食」。

「賤貨吃妳媽逼的飯!」賴大娘一腳踢在溫柯屁股上:「都什麽時候了還吃飯!還不趕快先去幹活!妳活幹完了嗎?」

「可是主子……」溫柯被踢倒在地道:「奴還沒吃飯……」

「吃妳麻痹的飯!」賴大娘扇了溫柯一耳光:「主子的話妳這條狗有資格頂嘴嗎?還不去幹活,飯先放這裏等活幹完了再吃!」

「賴婆。」老張頭看了眼賴大娘勸道:「要讓馬兒跑得先讓她吃飯不是?不吃飽怎麽有力氣幹活?再說幹活也不差這一會兒是吧?」

「哼!竟然妳大主子這樣說那麽我允許妳先吃飯……」賴大娘道。

「謝謝主子……謝謝主子……」溫柯下賤地磕頭謝恩,準備吃盆子裏的剩飯菜和骨頭。

「慢……」賴大娘制止然後說道:「這些飯這麽幹我給妳加些水。」然後脫下褲子蹲在盆子上面撒起了尿,淡黃色的尿液射進了盆子裏激起了泡沫,尿完後賴大娘用紙巾擦了擦尿道然後把紙丟進盆子裏道:「可以吃了,快吃吧,給妳兩分鐘。」

溫柯磕頭感謝然後跪趴著用嘴巴和舌頭狼吞虎咽,她太餓了早上沒吃飯就幹活,到剛剛好不容易吃幾口就被賴大娘夫婦一陣折騰也顧不上吃,雖然這樣的飯太折辱人了,不過誰讓自己衹是條母狗呢,不過這樣的食物母狗也不願意吃吧?溫柯胡思亂想著把盆子裏的東西吃完,連同紙巾也吃進去,然後把碗筷收拾走。

老張頭看見看見溫柯離開回,進入到養豬場大門後有些心疼問著老伴:「妳說賴婆,我們這些對待小溫合適嗎?萬一她受不了報警怎麽辦?這麽一個大學生給我們這樣糟蹋太可惜了,她身上那些傷……」

話沒說完老張頭被賴大娘一陣奚落:「替溫柯這騷貨可惜?報警?可笑,主動權又不再我這,她受不了一說安全詞,她立馬可以自由愛去哪去哪,但妳看我們這樣對她,她說過沒?她如果說安全詞我早就放過她了,或者收她當幹女兒把她當親閨女一樣對待,要知道我們收了錢就要辦事,再說了妳不喜歡這樣一個任打任罵,任勞任怨的奴隸?我剛剛看妳這死老頭子幹她逼的時候挺爽的啊?」

賴大娘是在幾年前去溫柯家當保姆認識溫柯的,長年沒接觸父母的溫柯和快和40如虎的賴大娘在一次偶然下(我還沒想好)玩起了主奴遊戲,溫柯越陷越深。父母空難後溫柯把屬于自己的遺產幾套房子還有股票全部變現,加上存款總共有三千萬多萬。

有數千萬財產的溫柯足夠衣食無憂一輩子,但是深陷sm遊戲的她又一次作賤自己,在一次看新聞有人販子拐賣女大學生賣到深山老林裏給老光棍當婆娘做牛做馬的時候突發奇想,把自己以2萬塊的價格賣給了賴大娘給他兒子當婆娘,而因為奴隸的一切都是主人的,所以收到錢後的溫柯把自己的幾千萬連同賣身的錢全部交給了賴大娘。

不過到鄉下後賴大娘的兒子聽說後硬從賴大娘手裏拿了錢就說要做生意然後離開了,所以賴大娘有些怨恨溫柯,是她害兒子離開自己,為了更好奴役溫柯,賴大娘在深山裏蓋了間養豬場開墾田地自給自足,這養豬場距離有人煙的地方還要20多公裏,可謂是深山老林了。

在這養豬場的幾年溫柯測底淪為了奴隸,甚至比奴隸還不如,溫柯身上這些傷疤基本都是在養豬廠的這段日子留下的,由于養豬場遠離市區所以藥物缺乏,每次鞭撻完溫柯後傷口都衹是簡單清洗一下,根本沒上藥依靠自身痊愈,溫柯體制非常好,每次隔天就結痂了,可能因為沒有藥物所以留下疤痕。

溫柯不但要被淩辱還要負責養豬場的運轉,種地、洗完做飯,不時還要給賴大娘和老張頭發泄性慾等等……總之一切都要溫柯去做,老張頭賴大娘兩人則悠閑自得。

不過這一切賴大娘不是強制的,溫柯和賴大娘商量過安全詞,如果溫柯說出「我不當母狗」這幾個字,那麽賴大娘就會停止折磨溫柯,重新把溫柯當人看,也就是脫離了主奴關係,當然錢是沒辦法還給溫柯了,賴大娘的這樣折磨有時候其實是想看看溫柯多能忍。

「話是這樣但是也不能這樣吧,多好的閨女……」老張頭可惜道。

「妳這死老頭就是精水射過後變聖人了,有本事妳別在碰溫柯啊?」賴大娘道:「再說妳以為我喜歡在這啊?」賴大娘看著四周荒蕪的山林:「老娘我可是很有敬業精神的,收了丫頭的錢就得幫她解乏,如果那丫頭說出安全詞我就立馬離開這,妳以為我喜歡待在這鬼地方啊?要不是有丫頭伺候著我早走了,銀行裏的一千多萬一年利息有30多萬,夠我們在鎮上悠閑生活了。」

「不說這個了,」賴大娘躺在竹椅上問老張頭:「剛剛兒砸打電話跟妳說什麽了?」

「沒說什麽,不就是兒子他……」老張立馬閉嘴救急:「有一個電話問我要不要生孩子的配方。」

「說謊!妳跟妳這老頭這麽多年妳說不說假話我會不知道?」賴大娘一副嚴刑逼供的眼神:「說!兒子對妳說什麽了?要不然家法伺候!」

「其實……其實也沒什麽……」老張頭弱弱道:「就是兒子從外面帶了個媳婦回家,已經到h市了。」

「什麽?!」賴大娘道:「那逆子敢回來?還帶了個婆娘?」原來看似憨厚的兒子偷偷轉走了賴大娘卡裏的所有錢,還好賴大娘留了個心,把一千多萬放在一張隱蔽的銀行卡裏面才沒被全部轉走,這把賴大娘氣的不輕。

「對了?什麽?」賴大娘道:「還帶了個婆娘?」

「對,帶了個婆娘。」老張頭道

「這……這……」賴大娘對兒子回來又恨又喜,恨的是把錢偷走,喜的是兒子帶媳婦回家了,要知道賴大娘一直兒子對沒有老婆煩惱,原本想把當時還是白富美的溫柯和兒子撮合過,結果兒子死活不同意說什麽婚姻愛情自由。真是一通屁話!如果不是溫柯自己發賤,妳小子有什麽資格娶到這樣個子高,胸大屁股大,學歷高,錢多的婆娘?

「吃西瓜,吃西瓜。」老張頭道。

「吃。」賴大娘拿著西瓜然後道:「這死丫頭,這樣怎麽吃西瓜?」原來溫柯拿西瓜過來的時候沒有帶刀,所以賴大娘拿著西瓜無從下口。

「別,我去,我去,那閨女怪辛苦的,我去拿順便看下地種的怎麽樣了。」老張頭制止了賴大娘拿出手機。

「快去吧。」賴大娘道:「我現在先眯一會兒。」

第二章

一對回頭率非常高的男女走在站在街道旁,不能不引起路人回頭,因為這對男女反差真大。

女人穿著短袖熱褲運動鞋,明顯是個前凸後翹十足的白色大洋馬,身材高挑比旁邊其貌不揚但一身名牌的男人高出了一個頭不止,但實際上路人走進才發現其實女人並不高,大概衹有1米75差不多,衹是身旁的男人太矮了,所以襯托出女人高大。(原諒我不太會寫外貌,自行腦補)

可惡的金錢,路人腦袋裏面都想著這個男人不知道砸了多少錢,一些路人酸道,這樣一匹大洋馬這男人不知道能不能駕馭,肯定會折壽。

這對男人就是賴大娘的兒子,張山,女人名叫奧莉,今年23歲,是葡萄牙人,家裏開賭場的,是張山去澳門賭博認識的,兩人已經在街上走了有段時間了,就是找不到車,打車APP根本沒車去,實在太偏僻了。

「親愛的,要不我們去買輛車吧?我們自己開車去。」女人挽著張山的手建議用有些外國腔的聲音道。

「可……」張山話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我付錢行了吧?」奧莉拉著張山的手道:「走,帶我去妳們賣車的地方……」

蜿蜒曲折的山路上行駛著一輛越野車,女人坐在駕駛座上笑著坐在副駕駛的趴在車窗的張山道:「山,沒想到妳不會開車,而且還暈車……嘻嘻嘻……」

「所以我說別買車了……嘔……」張山趴在車窗旁幹嘔著,能吐的都吐光了:「對了……妳怎麽什麽都會?連車技都這麽厲害?」

「我可是得過歐洲杯山越野車大賽二等獎的,這樣的道路對我來說太簡單了。」奧莉不斷打著方向盤道。

「對了,妳指的路對不對啊?不是說衹有20公裏嗎?現在……」奧莉看了下裏程表:「現在已經開了25公裏多了,除了山路還是山路,還有,把妳的嘔吐物丟出去,放車上惡心死了!」

「我可是愛幹凈的人,怎麽能隨地亂扔呢?」張山訕訕道:「當時我到鎮裏沒轉過彎,一條路直通就到鎮裏。」

「好吧,要快點了,天都黑了。」奧莉看著已經漸漸暗下來的天空,現在已經六點半多了:「再不到,我們就得在車上過夜了。」奧莉很重視安全,夜間在陌生野外土路絕不開車,特別是這種曲折的山路。

車子繼續開著,奧莉張山不知道後面有四輛摩托車悄悄跟著。

「老大?這肥羊是不是發現我們了,一直在跟我們轉圈圈。」一名黑衣男道:「要不要我和老三到前面截下?」

「肥羊繞暈妳也跟著暈啊?」坐在另一輛摩托車的老大道:「老二妳仔細看看這是不是在去我們的老窩的路上?」

「對……對啊!」老二光榮大悟然後憂心道:「他們會不會是羊皮?」羊皮指警察假扮的誘餌。

「不會,」老大道:「以我幾年的經驗來看這兩人絕對不會是羊皮,衹是兩個喜歡在野外打炮的文青,再說跟著老哥有讓妳們吃過虧嗎?」

「那是,那是,自從跟了老大從來沒有翻船過。」老二恭維道。

這四車四人是h市的黑惡勢力,專門幹些劫盜竊、收保護費一些判不了重刑的事,但是再怎麽小事早晚也會被捉拿歸案,因為老大還因為持刀搶劫被通緝,所以萬一被捉,其餘人沒啥事老大可是會被判個十來年。所以老大從不在在某個城市作案太舊,今天其實準備離開h市的,但是剛好路上看見張山和奧莉兩人,覺得這是頭肥羊,所以準備幹一票大的,這票幹萬就走。

所謂的老窩其實就是四人存放東西的場所,所有盜竊的財物四人都不會在當地出售,而是會等流竄到下個城市再出售,不過現在老窩裏面沒東西了,都放在四人的摩托車上,這四人從來不坐交通工具的,而是靠摩托車跑遍全國。

「老大,他們停下來來了。」老四說道,越野車已經停在一塊山體的凹陷處:「不好!老大,他們發現我們的老窩了!」那山體的凹陷處其實有個暗洞,裏面是個二十多平米,兩米多高的山洞。

「娘的!送到嘴邊了!」老大安排道:「老二、老三妳倆從山的那邊過去埋伏,堵住他們的退路。老四妳跟著我,都記住沒有我的允許誰都不準行動,戴上藍牙等我電話。」

「明白!」三人點著頭,從車箱裏拿出大衣穿上,夜晚山上還是挺冷的。

「妳路到底有沒有記錯啊?已經開了35公裏了?」奧莉生氣道。

「那個……那個……」張山撓著沒底氣道:「可能、或許我記錯了……」

「哎!妳這個傻瓜!」奧莉關上車窗打開暖氣:「山上這麽冷,而且沒飯吃,妳幹的好事,哼!」

「別,老婆,怎麽會沒飯吃呢?」張山偷偷說道。

「妳……」奧莉睜著明亮的眼睛瞪著張山:「我就知道妳沒安好心……」

奧莉秒了眼放在車後座的小塑料桶,裏面放著幾罐黃色液體玻璃瓶,裏面裝著是之前張山的嘔吐物。

「老婆,現在我餓了,想先吃飯。」張山拉著奧莉的手撒嬌著。

「好吧,好吧。」奧莉妥協道:「受不了妳了……來吧。」說著把自己的白色T恤掀到胳肢窩處,露出了被花邊蕾絲胸罩托舉著的白皙嬌嫩且飽滿的乳房:「怎麽?難道還要我自己解開,把乳頭送到妳嘴裏?」

「不用,不用。」張山彎腰下去輕車熟路含住了奧莉右邊的乳頭,用手撫摸乳房,用牙齒輕輕啃咬奧莉的乳暈,頓時一股乳白色的人奶被張山吸入口中,奧莉的乳房雖然大但是乳腺卻不大,所以很快就被張山吸光了奶水,然後張山又開始吮吸起奧莉左邊的奶頭,奧莉為了可以讓張山方便吸奶而向右側著身子,很快奧莉原本豐滿的乳房變得軟趴趴的,稍微有些下垂了,在張山吸她奶的時候,奧莉已經解開了自己熱褲扣子,把手伸進去摳動已經發情的陰道。

「謝謝妳的奶水,就是有點少是不是催乳劑打得不夠?現在我喝光妳的奶也得報答妳不是?」張山笑著:「我這邊有些奶要喝不?」

「討厭!」奧莉拍了下張山:「妳喝我的奶,我當然也要喝妳的奶。」

說完奧莉俯下身子,把嘴巴湊在張山襠部。

「看妳急著。」張山解開扣子拉開襠部拉鏈,把雖然軟趴趴但有手掌寬差不多長的肉棒掏出來:「妳看我對妳多好,還給妳準備了喝奶的吸管。」

「沒正經的……」奧莉手指彈了下張山的肉棒,然後用嘴唇含住張山的龜頭往下擼,把張山龜頭的包皮掀開,龜頭被一個熱乎乎的肉器包裹著真舒服。

奧莉把暴漲的龜頭整個含住然後像吸管一樣吸著雞巴,奧莉感覺到自己手掌撐著的張山大腿有些用力,明白這是張山在醞釀中,果然沒一會兒奧莉感覺一股有力的水流衝進自己喉嚨中,趕忙不斷吞咽,但是吞咽速度趕不上張山放水的速度,而奧莉怕「奶水」漏出來用嘴唇狠狠裹住了龜頭,所以奧莉的臉頰被尿液撐得鼓鼓的,這次張山的奶有些多了,自己根本應付不了,終于雖然奶水都被奧莉喝進肚子,但還是有一些沒含住滴在張山的陰毛上,陰毛上的尿滴清晰可見。

「奧莉,這次妳犯了大錯誤了。」張山有些威嚴說道:「竟然把主人的奶水灑出來,妳說該不該罰?」

「這,妳耍賴!」奧莉溫怒道:「妳故意的,這次這麽多,喝得及嗎?」

「不說有的沒得,就說妳認不認罰?」張山問道,好不容易讓奧莉犯規得好好珍惜,今天他可是憋了一整天的尿了。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奧莉道:「我認罰。」

「那好吧,把自己的奶袋抬起來吧,鬆趴趴的我怎麽罰?」張山羞辱著奧莉的乳房,奧莉的乳房雖然因為剛剛被吸奶所以有點下垂,但還是很高挺的。

奧莉之前和張山打賭誰喝奶的時候浪費了,就要給對方在任意部位任意拍打十下,顯然張山是想打奧莉的乳房,奧莉的乳房張山一個手的握不住,這樣的美乳張山先揉捏著,然後舉起手在奧莉的乳房各狠狠拍打了兩下,還有六下。

「把臉伸過來,我想打臉。」張山可不想浪費這十下機會。

「快點」奧莉把臉伸過去。

「啪」張山狠狠結實抽了奧莉左臉一耳光,把奧莉打得聲音來不及發出,又抽了奧莉右臉一耳光,然後張山準備繼續抽奧莉耳光的時候被奧莉伸手拿住,張三手掌使勁都無法動彈。

「別出聲!」奧莉輕聲呼道:「附近有人。」

「什麽?妳怎麽知道?」張三也沒心思抽奧莉耳光了,緊張問奧莉道:「那怎麽辦?要不要報警?」

「別怕,有我,我們馬上離開。」奧莉安慰著張三,剛剛盛氣淩人的反而要被挨打的安慰,這一幕很滑稽。

奧莉說的人就是「老虎幫」四人了,老大正悄悄摸到越野車底,準備在傳送軸做手腳讓車窩趴,要不然萬一肥羊把車開走了豈不是幹瞪眼?老大的在要成功的時候不小心發出了聲音,老大當機立斷直接發出信號:「抄家夥,上!」

「呼啦」一下子四個「黑衣人」包越野車四面八方圍住,就在這時奧莉挂檔準備啟動發現任由油門加大越野車就是紋絲不動,心知壞了,對方在自己車上做手腳了,奧莉向車窗外看去發現衹有四個人,還好自己能應付。

「妳在這裏待著別動。」奧莉囑咐道:「我讓妳出來再出來。」

相關文章:
精品SM少女
多情的少婦鄰居
變的初體驗
姐姐的緣分與性事
氣質少婦
調教娜娜
多日來的強暴
曹姐的美魔女騎慾記
人夫的墮落
淫蕩的班長
熱門小說:
淫蕩女友景甜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