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主人我的愛之命運的重逢

海濱城市的夏天真的是讓我痛苦不堪,陽光暴曬加上悶熱潮濕,好在有大海一家熱情的照顧,雅萍畢竟是大小姐出身,這樣清貧的生活她是堅持不了多久的,學業為重在說畢竟是親生女兒,他的父母最終還是讓步了,雅萍回到學校完成學業,梓萱的精神一直沒有什麽起色,一段時間誌杰都沒有來看我,他已經是大四了,今年是他最關鍵的時候我也可以理解,但夜深人靜的時候我都會感到莫名的孤獨,于嵐還小不明白我的感受,每當看到雅萍和啊海打情罵俏的熱戀情景,我內心就會非常難受,有一種無法形容的渴望,現在誌杰也不在身邊,衹有膀胱憋得鼓鼓的時候我才能得到一絲快感。

我和婆婆學做甜點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平時也會幫著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可是我始終感到很內疚,我這樣一個白吃飯的不能總靠別人,于是不顧她們的勸說,我堅決要出去找一份工作,就算掙得少一些至少也可以負擔日常的費用,這樣心裏才能踏實。

要工作說說容易,我衹有高中學歷,要想找一份正常的工作實在太難了,除非靠我的相貌做一些招待或是服務生之類的臨時工,要想找到好工作看樣子還是要先完成學業,我已經發誓不再碰觸姚家的事了,所以我不想再厚著臉皮回到學校找如玉。

晚上我翻看著報紙希望可以找到適合的工作。

「保潔員月薪2000不錯啊。」

于嵐遞給我一份招聘廣告,「海皇娛樂集團啊,這個城市最大的公司,聽說管理很嚴門檻高。」

于嵐看我為難的樣子說:「怕什麽,保潔嗎,衹要不怕臟不怕累就行。」

我想想也對,不管怎麽說還是去試試看。

一早我帶著簡歷就出門了,陽光之都,顧名思義以休閑度假為主,商貿區很小,像海皇大廈這樣高大的建築實在太醒目了,所以很容易就找到了。

門口的服務生看我一身樸素的穿戴連門都不幫我開,無所謂不過是個勢利眼,進入大廳我的確有點不好意思,我身上的牛仔褲和襯衫和這裏的氣氛完全不搭配,沒辦法,我硬著頭皮在旁人斜視的目光下來到服務臺。

「面試嗎?」我趕忙點頭,好在接待的女服務員態度非常好。

「譚雪,妳來這裏幹什麽?」是雅萍,原來她的爸爸拖關係讓雅萍利用假期到這裏做兼職,畢竟學的是管理還是多一些經驗有好處。

女招待見我和雅萍認識說道:「原來妳也是來應聘那個的啊,上五層人事部報道。」

我沒反應過來就被雅萍拽進電梯,做兼職雅萍已經幹了一個星期了,她告訴我這裏管理的很嚴,老板是個叫唐靜的女人簡直是個包租婆,什麽事都要管,動不動就扣工資。

雅萍是人事經理的助理正好和我去一層。

這裏好大,有很多的隔間和辦公室,中間玻璃墻的圍擋是辦公區,要不是雅萍帶著我要找到人事部還真是有點困難,人事部的經理是個中年男子很胖。

「沒有妳的名字,有預約嗎?」我搖搖頭。

「張叔叔她是我的好朋友,閨蜜那種的,求妳通融一下嗎?」雅萍像撒嬌似的拉著那個胖男人的手。

「讓妳做我的助理我可是擔了很大風險的,要是別人知道了我徇私情我的位子可就不保了。」

然後他摟住雅萍壞笑著說:「誰人妳是我的幹女兒那,來親一個。」

沒想到雅萍毫不顧忌的親了一下男人的臉頰,我臉紅的低下頭,難道雅萍也學會這種討好男人的方法了,我還沒回過神張經理對我說:「好了,妳是來應聘什麽的?」「保潔員」「什麽,妳開玩笑啊」他說道:「保潔員在二樓接待處應聘,這種低級的工作也來找我?」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我,然後笑了笑說:「雖然沒化妝,但看得出妳是個大美女,不如去試試模特吧,我們承接了旅遊雜誌和幾個周刊,去樓上廣告部找陳經理,要是做的好說不定會和妳正式簽約哦。」

他在一張紙上寫了一些東西裝進信封交給我說:「這是推薦信,要是不成就回來找我,像妳這樣的美女我想我可以在人事部給妳找一份適合的工作。」

他色迷迷的樣子都快流口水了,我接過信鞠了一躬趕忙走了出來。

「他是誰啊?簡直是個色鬼。」

雅萍搖搖頭告訴我:他叫張秋生,是她爸爸的朋友,從小一起長大的那種,很小的時候雅萍就認他做了幹爹,他人不錯很熱心,就是有點好色,不過他還是挺憐香惜玉的,衹要女孩子一哭他就心軟。

雅萍笑著說:「他老婆比他小20歲,比我大不了多少。」

我聽完哈哈大笑完全沒有看前面的路,一個女人迎面走來和我撞了個正著。

「誰啊,走路不看道嗎?哪來的。」

雅萍趕忙道歉:「對不起唐總,她是我朋友來面試的。」

什麽她就是唐靜這的老板,一個身穿灰色正裝的女人,看樣子30歲左右的樣子,一臉嚴肅的表情還真是嚇人。

「現在是上班時間,她面試用妳陪著嗎?試用期還沒過是不是不想做了。」

雅萍連忙道歉轉身就跑了,什麽啊,把我一個人丟在這裏,這時唐靜對我說:「有推薦信嗎?」我趕忙點頭,她看看信笑了:「呵呵,這個老東西還真是不要臉都什麽歲數了,這算什麽推薦信,巴不得讓人把她送給妳,想的美。」

她看看我說:「簡歷帶了嗎?」「帶來了。」

「到秘書室拿號,然後去經理室排隊。」

不是去樓上嗎?怎麽又讓不去了,到經理室面試什麽啊,我看她的樣子不敢多問衹好照做。

秘書室一個穿著藍色職業裝的女人正在打字,她很年輕也就20多歲,雖然是正裝,可是裙子好短啊,網狀的絲襪配上10公分的高跟鞋讓她的美腿一覽無遺,秘書都是這麽性感的嗎?她抬起頭看看我小聲的嘀咕了一句「哪裏來的土包子,著樣子也來應聘。」

我聽得很清楚,論長相她比我差遠了,論身材她和我比的資格都沒有,竟然還敢說我土,要是在以前的貧民窟我早就一巴掌讓她叫媽媽了,算了,我不想跟她計較這些。

拿了號碼我來到經理室門前等候。

經理室正對著辦公區的玻璃墻,那些男男女女的員工看著我們這些面試的女孩表情都不屑一顧,有的還時不時的小聲說著什麽,雅萍也在其中,她一臉疑惑的看著我,我也知道我應該去樓上面試,但現在我也沒辦法過去和她解釋。

一個女孩一臉沮喪的走了出來,我環顧了一下四周,頓時感到壓力山大,全是貌美如花的年輕女孩,穿著要麽性感要麽大方靚麗,她們的簡歷包裝的也非常精致,碩士、大本、海歸都有,最次也是大專,而我一身簡譜的裝扮,拿著沒有任何裝飾的簡歷還是高中,這個面試我想不去也罷,那個叫唐靜的女人是故意讓我出醜,一定是報復我撞到她才讓我到這裏的。

剛要打退堂鼓的我突然被叫住,完了輪到我了,沒辦法反正是丟人就更不能在讓他們看不起了,我深呼吸打開了辦公室的門。

辦公室算不上大,不過倒也很氣派,實木的桌子後面站著一個男人,他高大魁梧的身材,一身上下都是名牌,他背對著我看著窗外抽著煙。

在他的前面臨時加了一張辦公桌,人事部的張總和這裏的老板唐靜坐在一旁,張總看著我一臉意外的樣子,但他很快反應過來,看看一邊衝他微笑的唐靜臉色一下變得很難看。

「您介紹的我一定要好好看一看,怎麽衹有高中學歷,張總妳是不是也太過兒戲了,這樣的人都敢介紹來,妳當我們的總裁是什麽人了。」

「哪有啊,她的確是很有能力的。」

張總一直不停的擦汗。

「是嗎?少總裁來這裏至少要呆一個月,我們必須找一位優秀的文秘服侍,正好今天的面試少總裁也在。」

她一臉壞笑的說:「既然您說她有能力我絕對相信,譚雪小姐就請妳給我們展示一下吧。」

我低下了頭不敢說話。

「怎麽不說話,難道妳沒什麽可以展示的?」「妳們兩個給我出去。」

這個聲音充滿力量是那麽的熟悉,我下意識的抬起頭,他就站在我的面前。

那張英俊的臉龐我熟悉的不能再熟了,每次在夢裏都會見到,可是這不是夢吧,他真的是夜風,我的夜風。

我下意識的掐了一下大腿確定一且都是真實的。

夜風提高了聲音「沒聽見嗎,妳們兩個給我出去,現在、馬上給我滾。」

張總和唐靜嚇壞了,不知所措的她們慌慌張張的拿起東西,然後快步的離開了辦公室,現在衹剩下我和他了。

他站在我的面前解開褲子的拉鏈,然後淡淡的說了句「跪下。」

我的大腦一片空白,他的話就像是無法反抗的聖旨,我跪在他的身前,將那粗大的棒棒勉強含在嘴裏,我的嘴本來就小,這種口交式的性愛我最討厭了,我來不及抱怨和思考,他的一雙大手就按住我的腦袋,隨著用力前後的抽插,每一次都深到喉嚨讓我很難呼吸,我的臉很快變得通紅,但此時我並沒有反抗,也許此時我依然不相信這是真實的,直到他的愛液充滿我的口腔,那種熟悉的味道讓我清醒過來,可就在這時他不等我反應過來一把把我抱起,扛在肩膀上快步的走了出去。

大頭朝下的我一下慌了「妳幹什麽,快把我放下。」

我忘了嘴裏還含著他的愛液,一說話黏黏的液體順著我的嘴角流的到處都是,我的臉一下紅的像熟透了的番茄,因為所以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我的身上,就連雅萍也目瞪口呆看得傻了眼。

「唐經理,今天所有的事全都取消,不許任何人打擾我。」

「可是……今天下午要和外商談合作啊。」

夜風的語氣非常堅決「妳是聾子嗎?在讓我重復一遍妳明天就不用來上班了。」

唐靜趕忙讓到一邊。

夜風沒有等電梯,而是扛著我從樓梯一路下來,穿過大廳直奔停車場。

我怎麽上的車、怎麽來的酒店,我已經記不得了,因為我的神智已經有點恍惚了,我被放倒在一張舒適的大床上,他用最快的速度把我脫了個精光,看著我身上那層透明的束縛他突然哽咽了,站起身說道:「妳著一年多一直都穿著這個,我早該知道妳不是那種輕浮的女孩,我真傻,我簡直就是個傻逼。」

他用力給了自己一擊耳光。

我躺在床上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

「不是妳的錯,其實更傻的人是我,我以為我已經忘掉妳了,我……」他捂住我的嘴說:「妳不可能忘掉的,因為妳是我的女人,一輩子都是。」

他把我抱進浴室,取出一個眼藥瓶,將裏面的液體倒在我的身上,同時均勻的塗抹在所有的地方,我的呼吸越來越急促,突然奇跡發生了,那件束縛我的衣服慢慢的開始融化,就像塑料布一樣被夜風撕開,我終于自由了。

「等等,我現沒有尿意,可以嗎?」我紅著臉問道「妳說過必須要我憋著才刺激。」

夜風的眼神像在冒火一樣,他抱著我跑回了臥室,我躺在床上,他遞給我兩瓶礦泉水,我一邊喝水一邊將雙腿分開,緊張的看著他把導管放入我的尿道,注射器將200毫升清水注入了我的體內,取出導管時他有點急把我弄疼了,我不自覺的嗆了口水。

「對不起,馬上就好,現在想尿尿了嗎?」我一邊咳嗽一邊點頭,他用最快的速度把我的水門用橡膠的尿道塞堵住。

「等等,我還沒喝完那。」

不等我把最後的一點水喝下,他已經撲在了我的身上。

這是第幾次了我已經記不清了,我們就像是兩團燃燒的烈火,不顧一切的燃燒在一起,釋放著最劇烈的光和熱。

我貪婪的吻著他的嘴唇,吸潤著他的唾液,仿佛著就是最甘甜的瓊漿,喝下的水已經變成尿液,和膀胱裏原本的尿液回合,強烈的尿意刺激著我的神經,但就算不堵上我也尿不出來,因為收緊的私處讓他越來越興奮,高潮剛剛結束伴隨著是又一輪的開始,甜美的愛液射在我的臉上、身上到處都是,他躺在我的身邊喘著粗氣:「好了,讓我休息一下。」

什麽著就完了,不行。

「我憋的這麽辛苦都快爆了,現在可不是讓妳休息的時候。」

我現在才明白自己為什麽感到孤獨和空虛,我像饑渴的野獸似的坐在他的身上,隨著上下的抽查我發出一陣陣淫叫「啊……不要停。」

他靠在床上,一衹手抓著我的腿,另一衹手抓住我的屁股。

「妳這個魔鬼要把我吸幹嗎?」「妳這麽沒用嗎?」我氣喘籲籲的說:「我就是要把妳榨幹,這是妳這一年多欠我的。」

隨著又一次的高潮,我無力的躺倒在他的身邊喘著氣。

「可……可以了嗎?……我……我想尿尿。」

他讓我看後背的血印,我驚呼「怎麽弄的。」

他一臉壞笑的說:「妳還問我,剛剛被妳抓的。」

我這時才發現自己的指甲都劈了,臉紅的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哈哈哈哈」他大笑「還真是,沒次和妳在一起都會受傷,真是痛快,哈哈哈哈。」

他拿起一旁的皮質束帶和鐐銬把我捆綁起來,我沒有任何的反抗,任憑他擺弄我的四肢和身體,盡管他綁的很緊把我弄疼,我依然主動配合著他的動作。

我躺在床上被綁成「人」字型,雙手固定在床頭,腿被鐐銬和皮帶鎖在床的兩邊,雙腿劈開接近180度,這個姿勢真是又難受又丟人,我害羞的問:「妳想怎麽樣,可以讓我尿尿嗎?」「想的美」他堅定的拒絕了我的要求說:「我欠妳的剛才還了,我已經快被妳吸幹了,現在輪到妳彌補我了,妳不辭而別,一走就是一年多,妳知道我怎麽過的嗎?」他拿來一瓶果汁讓我我喝下去,我一臉的不情願,但還是主動的喝了一大半,畢竟劇烈的性愛讓我也很口渴。

夜風撫摸著我凸起的小肚子說:「讓我好好的折磨妳一回,聽好,在我沒結束之前給我憋住,這是命令。」

他拿著一罐蜂蜜,喝了一口含在嘴裏,然後口對口的喂給我,接著把蜂蜜倒在我的身上,用舌頭舔著我的身體,舌尖不停的撥打著我變硬的乳頭,振動棒不停的刺激著我敏感的私處。

「不行,快停下,我要泄了,快停下,讓我尿尿。」

「尿尿不可能的,乖乖的給我憋好。」

他挑逗似的撫摸和按壓著我明顯凸起的小腹,膀胱急切的尿意讓我再一次興奮起來,我不由自主的發出一聲聲淫蕩的叫聲「啊啊……不行,用妳的,快插進去。」

「想要嗎?不給,妳好好的憋著。」

他舔著我的身體,刺激這我所有敏感的地方,我的全身仿佛全都是性感帶,振動棒越來越讓我抓狂,他想讓我瘋掉嗎?我快急死了,突然振動棒停止了,尿道塞被取了出來。

「妳幹什麽,我會尿出來的……啊啊」他的下體再次雄壯起來,不顧一切的刺入了我的體內。

「好棒……啊啊……不要停……啊」愛液注滿了我的蜜穴,一瞬間我再次高潮了,尿意同時像泉水一般噴湧而出。

他笑了「想不到妳這衹小野貓也會尿床啊。」

我上氣不接下氣的說:「對不起,謝謝妳主人。」

「妳叫我什麽」他驚訝的問道「求妳在說一邊。」

我調整了一下呼吸溫柔的說了一句:「主人。」

他撲到床上緊緊的把我抱住,哽咽的說:「對不起,是妳讓我知道了什麽是愛,答應我,永遠不要在離開。」

我點點頭:「主人,那妳一定要把我鎖好,不光是身體,還有我的心,不要在讓我跑掉。」

他把我抱的更緊了,我們在幸福的哭泣聲中進入了夢鄉。

 

相關文章:
姐弟、母子、父女、亂倫樂
三姊妹的赤裸性交
禁錮(01-03)
發現女兒的視頻後與女兒一起享受
找兼職小姐的經歷
美麗的檳榔西施
姊妹倆的較勁
武松新傳
復婚的誘惑
漂亮媽媽唐雅婷
熱門小說:
女友墮落的夜晚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